世界新生伊始,许多事物还没有名字。

专门写雷。例如ABO、性转。

片段·言枪ABO

平行世界。各种OOC各种雷。

 第二次发求别屏。

 

——这大概是名为肉圌欲的东西。

黑衣的神父一手拿起十字架放在唇边虔诚地亲吻,像是在说着“愿主宽恕我”这样形式化又毫无意义的言语;另一只手却是正做着与他本身不应相关、或者完全背道的事情——用及其淫圌秽的手法抚摸着、触碰着、他身下被禁锢着的男子的躯体。无视他略为急促的喘息与若有若无的呜咽,一寸寸的抚摸、挑逗。从发红湿圌润的眼角到姣好光洁的下颌;从胸前的挺立到腹肌结实的小腹;从意外纤细的脚趾到白圌皙大圌腿圌根处;最后,停留在那Omega特别的、淌着水的穴圌口处。

神父迟疑了一会儿,将自己的一根手指伸进去搅动。不出意外...

片段文

平行世界。 
各种ooc与雷。

 

【楼平】 
孙哲平有些好笑的看着被义斩众人推拥着走上前来的楼冠宁,装作疑惑似的皱起眉,打量了下这个略显局促的土豪:“怎么小楼,有事?” 
楼冠宁闻言挠了挠头。脸上的表情和他身后众人如出一辙,满脸的“果然如此”。
他张了张口——被钟叶离掐了一把后腰肉倒吸了一口气。
“我说老孙啊呸前辈——”他像是受到了莫大的鼓舞一样发出了声,眼睛特期翼的眨了眨。“你饿不?”
以钟叶离为首的众人不禁低下了头,嘴角纷纷抽搐——队长啊队长 我们养你何用? 
这群小子。孙哲平看在眼里有些莫名的欣慰与心累,他叹了口气,走过去...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