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更新了,吐糟,放脑洞用。

片段文

平行世界。 
各种ooc与雷。

 

【楼平】 
孙哲平有些好笑的看着被义斩众人推拥着走上前来的楼冠宁,装作疑惑似的皱起眉,打量了下这个略显局促的土豪:“怎么小楼,有事?” 
楼冠宁闻言挠了挠头。脸上的表情和他身后众人如出一辙,满脸的“果然如此”。
他张了张口——被钟叶离掐了一把后腰肉倒吸了一口气。
“我说老孙啊呸前辈——”他像是受到了莫大的鼓舞一样发出了声,眼睛特期翼的眨了眨。“你饿不?”
以钟叶离为首的众人不禁低下了头,嘴角纷纷抽搐——队长啊队长 我们养你何用? 
这群小子。孙哲平看在眼里有些莫名的欣慰与心累,他叹了口气,走过去拍了拍沮丧到捂脸的楼冠宁的肩膀。“我说小楼啊,在你们眼里我是个多没自觉的人啊?” 
“啊哈?” 
孙哲平冲着他笑了笑,眉眼间三分调笑二分张扬,剩下的是从未见过的温柔神色。 
他拿拳头锤锤楼冠宁的胸口,见他一脸的迷茫便挑眉道 :“你们啊,下次把奶油洗干净再来忽悠吧。”

 

 

【叶平】大孙性转、叶修性格捏造。时间世界赛之后、二人有前科设定。

叶修觉得自己惆怅地烟都快掉了。对面那个标准的波霸姑娘笑盈盈地看着他,右手食指中指指腹夹着一根女士浅褐色雪茄,明明淑女无比的姿势在他眼里却硬生生出了一种北方大老爷们的霸气。

“哈,叶秋?”波霸姑娘——孙哲平习惯性的抖了抖烟灰,嘴角带着些戏谑的味道,“你什么时候又改的身份证?”她在桌布的遮掩下晃了晃脚,摆出一个吊儿郎当的二郎腿来,身体略微向前倾,“还当上了CEO?啧啧,来相亲是准备赢取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啊。”

叶修挑了挑眉,把自己手上的泰山摁灭在烟灰缸里,像是泄气一般松开眉头。他放软脊背靠在椅背上,道:“我说大孙啊,打趣我挺好玩?”他点着脚尖在地板上颠了几下,发出清脆几声响,“再说了,你就不怕认错人啊?”

孙哲平哼笑几声,不屑之意满满当当。“就你——”她上上下下把叶修扫描了一遍,嘴角向下一撇,“我还不会把人家叶小公子和你这邋遢汉子搞错。”她伸手挑过叶修的下巴,有些略硬的触感。“啧啧,多久挂一次胡茬啊,这么棘手。”

叶修也不害臊。顺势把人的手握紧了放在脸颊边,像只猫一样蹭了蹭。“——那是,哪跟得上您那,皮肤保养得——连手都这么滑溜儿。”死不要脸的,儿化音儿都蹦出来了。

他本也是不情不愿的——来替他家亲弟弟相亲,那混小子今早上就把自己蒙被子里,脸色通红,眼里也是雾蒙蒙一片——谁知道他灌了多少特质辣椒酱。装病这套向来吃得叶母死死的,多少年都不变,叶·影帝·秋凭着这招,成功的让自家混账哥哥替自个儿趟了这趟浑水。结果这浑水趟得,还趟出条大鱼来。

毕竟这B市,可不只是微草的天下。

那条大鱼被他占了便宜也没恼,还是一副笑盈盈的样子,手上却是用劲狠掐了一把他脸上的横肉。疼得他一哆嗦,眨巴着眼睛在人手指头上留了个牙印——还是无名指。

“我说大孙——哦不孙小姐,”他在裤腰带里掏了掏,掏出个银光闪闪的指环来套在自己咬的牙印哪儿,“你看今儿也是个黄道吉日,咱也是干柴烈火久不逢——这戒指你都套上了,要不咱去民政局登个记呗。”

孙哲平眯缝着眼把手抽回来看了下,啧了一声,“准备挺齐全啊。”她意味不明道。

叶修这会儿又叼了支烟,给自己打了个火。懒洋洋道:“可不是,就怕那天看不见你让你跑喽,提前做下准备嘛。顺便的,”他顿了顿,老脸上抖了抖,“生日礼物成不?”叶修抬眼看她,眼里隐隐约约的,像抹光。

像那温带树林里——第一场秋霜初化时照在花栗鼠洞口的、初日的光。

花栗鼠同志,也就是孙哲平小姐,作为一个新时代的大龄·长得不赖·男友活着·没往家带·剩女,也有点因为自己老妈的催婚有点捉急。于是她考虑了下,冲相亲对象挑了挑下巴:“行啊。”

她对象轻笑了声,牵着她的手站起身来,在她耳边落下一个吻。

“——好,生日快乐啊,叶太太。”

 

TB未必有C

评论(3)
热度(40)
  1. 噗噗噗 转载了此文字
©  | Powered by LOFTER